谁都靠不住除非你有用!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