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尔夫会籍2千万一台宝马8百万他才是隐形的中国首富

“地低成海,人低成王。”地不惧其势低,才能聚水成海;人不畏其低,方能孚众为王。李嘉诚就是这样一个低调且隐形的“华人首富”。

人们一般称他为“勤俭的老爷子”,《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撰文赞扬过他的勤俭。然而,在某些方面李嘉诚也不吝重金,大方舍得——他一个高尔夫会籍2千万,一台宝马价值8百万。

1996年之前,李嘉诚一直过着清教徒般的生活。他鼻梁上的那副黑框眼镜,自从1972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换过。手上戴的一款手表,售价也仅3000港币,折合人民币约2500元。

而在1996年之后,普通人的宝马造价几十万,他的宝马却造价几百万。这主要源于当年他大儿子李泽钜的“绑架风波”。

1996年5月23日晚上,32岁的李泽钜从公司下班并搭乘着司机的车准备回家。然而,这条往日熟悉的道路却被一阵狂妄的叫嚣之声打破了宁静。

李泽钜的车前后都被面包车夹住,不得不迫停。一群拿着AK47冲锋枪的劫匪走下车来,把车胎打穿;还带了一把大铁锤,一下子把车窗砸碎了。司机和李泽钜随即被捆绑了起来,并被扔到了面包车的后备箱里。

张子强,人称“世纪悍匪”,籍贯广西玉林。1959年,4岁的他跟随父母从广东郁南县偷渡到香港。由于欠缺管教,他很快成为底层社会的“小混混”。摸爬滚打多年之后,他逐渐“有头有脸”。

后来他出去“单干”,并做了好几单“大生意”——1990年,张子强在启德机场抢劫押表车,车内40箱2500块劳力士表均被洗劫一空,价值300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2400多万元。

1991年,张子强又抢劫押款车,车内3500万港币被劫走,折合约人民币2800多万元。这是香港成为开案通商以来,最大的抢劫案。

1991年抢劫案之后,香港警察很快破案并把张子强抓获,当时判处了他18年的监禁。然而他的妻子罗艳芳请了全香港最好的律师为其辩护,还发动新闻媒体造势。

1995年,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张子强无罪释放。出狱后,张子强立马反诉香港警察局,最后迫使对方赔偿其80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50万元。

无罪获释之后,他又开始策划“大生意”。这次的目标是香港首富李嘉诚,原本想绑架李嘉诚,但他觉得不如绑架他儿子管用,于是锁定了李泽钜。

绑票之后,张子强把李泽钜转移到了一个偏远的废旧养鸡场。紧接着,李泽钜在被胁迫之下通知了李嘉诚:“我被人绑架了,不要为我担心,千万不要报警……”

张子强确实够胆大,他直接提出去李家“谈判”。那时,张子强身上还绑着炸弹。李嘉诚为了儿子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也为了避免被亡命之徒侵扰,他果断同意张的要求。

迈入李家大门之后,张子强的第一句话就是:“李先生,请把你家里的警察叫出来吧。”

李嘉诚表示没有报警,并平静地说:“欢迎你来。……张先生如果不相信,我领你看看。”随后,张子强在李嘉诚的带领之下参观了自家豪宅。在确定了李家确没有藏警察之后,他继续回到客厅跟李嘉诚谈条件。

张子强先是述说自己出身的卑微,然后述说自己人生的无奈。李嘉诚则安慰张子强说:“我也没有读过多少书。”李嘉诚并没有显得自己高高在上,而是设身处地地位对方着想,表明自己和张子强差不多。

“张先生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李嘉诚顺着张的话发问,开始探寻张子强的心理底价。

张子强说:“我不想过其实我们这些人干这个也只是想要一个安家费。今天我受香港一个组织委托,就李公子的事和您协商,这个组织的一帮兄弟都要吃饭,还想尽量吃得好一点儿。

李先生富可敌国,我们也不狮子开大口,受弟兄们委托跟李先生借20亿吧!全部现金,不要新钞!”

张子强非常狡猾,他没有说自己是“绑匪头子”,而是虚构一个组织,并以组织的名义要高价,既可以名正言顺、顺理成章,也可以有更多的谈判空间。

面对张子强的“狮子大开口”。李嘉诚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出价底线,而是说:“我就是给你这么多,恐怕也提不了现。我不知道香港的银行能不能提出这么多的现金。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谈判的结果是,银行最多只能提现10亿港币。但是,为了表示诚意,李嘉诚直接把家里备用的4000万港币全部个了他。

张子强觉得,4000万港币是“四”开头,不太吉利,于是便拿了3800万港币,剩下的200万港币退还给李嘉诚。

有了这次绑架教训之后,李嘉诚从此高度警惕出行安全,并加强了对家人的保护。他的孙子、孙女出生后,他专门雇佣了25个专职保镖保护小孩。

李嘉诚的宝马堪称“最强宝马”。香港媒体多次拍到李嘉诚乘坐一辆德国第四代7系宝马出行。如果仅从外观而言,这辆宝马与普通的宝马并无差异。然而,这辆宝马造价实际上高达8百万!

这是一辆定制的高安全系数型宝马。安保系统和安全指数都要比一般的宝马高出数十倍。

在外观方面,李嘉诚的宝马通体黑色,整体车身长度约有5.2米。这辆宝马看上去没有千万级富豪乘坐的那种劳斯莱斯轻巧,它仅仅一个车门重量就达到了400斤,而整车重量接近4吨,是日常宝马车型的两倍。因而,它看上去更显厚重,类似“装甲车”。

在用材方面,这辆宝马7系的车身是用非常厚的钢材制作而成的,普通的子弹打不穿。而车窗玻璃也是用防弹玻璃制作而成的,厚度高达6厘米。而车身轮胎也是使用米其林防弹材料制造而成,如果遇到歹徒攻击,则不会被轻易打穿。

此外,车窗玻璃还可以临时拆卸下来,这样能够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方便及时地逃出汽车的“桎梏”。

因为用材实在,所以当它与一般的车型相撞时,车子本身的受损程度也较轻,对车内人员能够起到最大的保护作用。

这辆专门为李嘉诚定制的宝马7系,看起来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城堡”。然而,在真的遇到危险时,这辆车是否只能“挡”而不能“逃”?非也。

在动力性能方面,它内置十分强大的动力装置。这是一款6升的V12引擎装置,最大马力输出值为535马力。在遇到危险时,可以在短短的6.2秒之内,将车加速至100公里,迅速脱离危险。该车的最高时速可达230公里每小时。

在舒适程度方面,由于这辆宝马车轴距宽度有3.1米,因此车内有着比较舒适的乘坐空间。由于很多时间在车内,宝马车内还内置了一个小冰箱,方便实用。

此外,车内还安装了方便求救的无线电系统、数码电话,以及特别安装了传感器监控。

如果检测到空气中有诸如化学武器之类的毒物,车内电脑会自动关闭车窗和空气装置,并确保汽车内部绝对封闭。待汽车密闭之后,汽车会自动打开空调,并为车内人提供氧气,以供呼吸。

李嘉诚平时不止一辆豪车,他还有一辆劳斯莱斯。但除了偶尔陪同客人乘坐劳斯莱斯之外,平时为了安全起见都是乘坐这辆宝马。

在早年期间,李嘉诚的座驾是一台奔驰SL,这是在1989至2002年生产的车型。当时,他还会自己开着车去打高尔夫球,也不用司机开车。

此外,他还买了一辆红旗CA770,该车的前座后座都设计有隔墙,而且配备了两张可以折叠起来的警卫员座椅。

平时看起来勤俭的“华人首富”竟然舍得在座驾上下足本,可见,他一直没有忘记当年的绑匪案。

当年,张子强从李家分三批才拿走了巨额现金。他问李嘉诚将来是否会报复自己,但李嘉诚表示不会。张子强说:“好!李先生,我记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记住,我也会言而有信,我保证从此不再骚扰李家人。”

当时,香港尚未回归,富豪被绑架的案件时有发生。最为著名的是香港华燃集团的董事局主席龚如心的丈夫王德辉。

王德辉先后被绑匪绑架两次——第一次,龚如心花取出了100万美元赎金(折合人民币约6300万元)才将丈夫赎回。

第二次,龚如心支付了6000万美元之后(折合人民币约3.8亿元),却发现丈夫王德辉失踪了。后来据说是惨遭撕票,尸体被扔到了大海里。

因此,李嘉诚并不会相信一个绑匪的所谓“保证”。因此,他在方方面面都下足了血本,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纪悍匪”张子强最终在1998年被广东省公安厅缉拿归案,终判枪决。

他说:“保持低调,才能避免树大招风,才能避免成为别人进攻的靶子。如果你不过分显示自己,就不会招惹别人的敌意,别人也就无法捕捉你的虚实。”

虽然低调,但也舍得。为了经商与锻炼身体,李嘉诚入了一个会费高达两千万高尔夫会籍。而普通的高尔夫会员籍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

例如,东莞峰景高尔夫球场的终身会籍价值32万元;上海体育公园的高尔夫球场会员费价值146万元;香港哥尔夫球场的会员价值200万元以上。

一直以来,高尔夫球素来有“贵族的运动”之称。进入21世纪之后,这一“贵族运动”逐渐在我国商界流行了起来,最先风靡的是香港、台湾。早年港台商人来到香港、广东东莞初期,生活非常枯燥,恰逢高尔夫球渐渐流行,于是便在下班期间约上三五同事一起练球。

商人们发现这一运动并不限制年龄,哪怕40岁开始打,也可以一直打到80岁、90岁。2003年后的港台商人们,从最初的唱卡拉OK、打保龄球,进入了以打高尔夫球为休闲新时尚和生意应酬的第三阶段。

在许多港资、台资企业,打高尔夫球已经成为中高层管理人士的必备商务技能之一。在高尔夫球场上,有超过一半的会员都是因为商务接待或者朋友相约而来打球。

而企业也经常鼓励内部管理人员打球,甚至会以赞助的方式鼓励他们提高球技,使其更快地融入高层的商务社交圈,为企业的发展和拓宽业务带来更多商机。

“华人首富”李嘉诚入的是“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这个球会是目前香港最老牌的球场,始建于1880年,迄今为止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该球场的原来地址在香港的欢乐谷附近,并与其他的体育设施并排连着。

1996年之前,球场的名称是“皇家香港高尔夫球会”,而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大陆之后,球场的名字改为了“香港高尔夫球会”,“皇家”两个字被去掉。进入21世纪,这一球场的名字是“香港高尔夫俱乐部”。

从22岁创业到现在94岁,李嘉诚一直保持着打高尔夫球这个习惯。清晨5点59分的闹铃响后,他即刻起床并听电台的新闻报道。新闻播报完之后,他就去打一个半小时的高尔夫球。

李嘉诚说:“六点几开始打球,打一个半钟头。这个一个半钟头就真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这个钟点之后有其他业务、其他工作啊,你都不可以话一定属于你自己……”

打球多了,李嘉诚也会经常将此与做生意联系起来:“做生意,一定要冷静,打球也一样,第一杆即使打不好,如果你的心能够静些,有计划些,并不表示你这个洞就会输。这和做人做生意一样,有高有低。当你身处逆境的时候,你就要想一下,我怎么样来应付呢?”

《财新网》的记者曾经就阿里巴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问题向李嘉诚提问。李嘉诚也将打球与做企业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他认为,马云是年轻的成功企业家,自己内心会为其鼓掌,还说:“就如朋友打高尔夫球时又远又准,我们也会高叫一句:‘好球!’”

在高尔夫球场上,他也遇到过一些“炒家”。李嘉诚特别说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他去打高尔夫球,一名替他背球袋的妇女突然向自己求情。她说自己无力供楼,希望他能够“网开一面”。细细询问详情之后,原来那位妇女已经买下了香港某山庄的四个住宅单位。

听完这个妇女的“苦况”之后,李嘉诚认为,该妇女并没有衡量自己的供款能力,一味地为了追求财富而炒房是不值得同情的。

他毫不留情地说:“以你的收入能力,参与四个住宅单位的炒卖是错的。由这一秒开始,你不要同我说话啦,我要打球!”

由于李嘉诚喜欢打高尔球,他的两个儿子也“久浸球场”。李泽锴经常到高尔夫球场去做球童打工,并依靠自己的劳动来赚取零用钱。在当球童那三年,由于背高尔夫球棒时弄伤了肩胛骨,甚至到现在伤患还会经常发作。

他把自己财产划分为了三部分,其中两份给儿子,剩下一份是做慈善。他财产的大部分(约8500亿)给了大儿子李泽钜,而李泽钜也不负众望地继承了父亲的“衣钵”。

汕头大学是李嘉诚在20世纪80年代初筹建的。在筹建之初,有人建议以他自己的名字给大学命名,但是他拒绝了。

他认为,汕头大学的股东较多,这边一个股东的名字、那边一个股东的名字,可能会影响学校本身的发展,长远来看也不利于国家民族的利益发展。

2018年之后,李嘉诚辞去了该学校的董事会名誉主席一职,并交棒给二儿子李泽楷。退休之后,李嘉诚的影响力还在。

退居幕后的李嘉诚,在商界以施行战略为主。2019年年初,他停止了对加拿大油砂公司(MEG)的收购。随后,又给予了任正非旗下的华为企业56份订单,并帮助其拿下了英国的大订单。

2019年6月16日,李嘉诚为汕头大学设立了本科生专项奖学金奖励计划。第一期的奖励对象是2019-2022级的本科生,同时包括临床医学等五年制的本科生。每一年,李嘉诚捐助的总额度以当年的全部本科生学费总额为标准,并以每年1亿元为上限。

2019年7月18日,环京津网报道了李嘉诚的动态。他在日本北海道机场偶遇了从上海来的“小白鸽舞蹈团”。该舞蹈团率领了45名孩子前去日本参赛。李嘉诚非常高兴,觉得跟这些孩子非常有缘分,便让随从的工作人员加了舞蹈团的群聊。

该舞蹈团的负责人表示,李嘉诚承担了45名所有孩子的出国活动经费,前后约85万元。此外,李嘉诚还专门让人联系上该舞蹈团,并对其捐赠了100万元。舞蹈团的负责人对此表示感谢:“太感谢了,我们要好好策划,绝不辜负李先生的期望,培育好孩子,关心好老人。”

2020年,92岁高龄的李嘉诚依旧每天还保留着规律的读书习惯——一是在晚上入睡之时,一定会看书。除了小说之外,他会广泛地涉猎各种书籍。而且每一个阶段,他会重点抓住一个主题去看。

在接受《深圳卫视·百年商海启示录》的节目采访时,李嘉诚表示,自己年少时曾经非常渴望读书。但是,父亲去世、母亲远在内地,他无钱读书,只好自己买来旧的二手教科书来自修。

李嘉诚那时很早就有经商天才了,当他旧的二手教科书学习完之后,他又把这些教科书卖掉换取别的二手教科书。就这样,他能够以非常低的成本来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

从年轻到年老,自学一直是他的孤独之旅。命运如何剥夺他的,他要考自己抢回来。

晚饭之后,李嘉诚也会看二十分钟左右的英文电视。不仅要看,他还大声地跟着说。

2020年7月,李嘉诚基金会捐赠了4000万港币以支持“全膝关节置换手术计划”。李嘉诚在2007年也曾经做过膝关节置换手术,对该类患者感同身受。

于是,李嘉诚提出要捐赠香港宝血(明爱)医院,以支持要做膝关节置换手术的患者。在计划开始的头六个月,医院成功为200名患者做了手术。

由于手术大获成功,李嘉诚再一次追加了2000万港币来支持另外260名患者做手术,前后捐赠高达4000万港币。

2021年,疫情施虐全球。李嘉诚虽然已经93岁,但他仍然主动打了疫苗。现场工作人员为他卷起袖子并打了疫苗。他打疫苗的消息被发布在李嘉诚基金会的官方网站上,并配图:“我今天打了疫苗,你打了没有?”

2021年9月14日,李嘉诚又拿出2000万美元作为奖励资金来支持香港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基金会以幸运抽奖、代金券等形式来给香港市民发放奖励。

幸运抽奖的获奖人数有36名,每名幸运者通过专业评估的计算机算法进程获得抽奖后,将会被公布在幸运抽奖网站上并于同日刊登在《香港经济日报》、《》等报纸上。

——来源:李嘉诚基金会官网:《李嘉诚基金会2000万美元疫苗接种抽奖仪式进行结果将于9月20日公布》

2022年2月19日,香港的疫情又有反复,李嘉诚为了支持香港抗击疫情,缓解香港公立医院的医疗系统压力,投资了3000万港币支持私立医院接收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

从他频频捐款的动作来看,李嘉诚担当得起“首富”之称。但纵使他身居高位,他依然不骄不躁,素心如初,这也是他本人的最大魅力之一。

在他的办公室,最吸引人眼球的,是清代左宗棠的题诗:“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这短短的24个字,凝聚着深刻的人生哲理,是李嘉诚的人生信条,也是他走向成功的助力。

[4]徐浩然著. 第一目击 一位社会观察者的南方视点之“世纪贼王”张子强犯罪集团覆灭记[M]. 1999年。